Pirate Bones

i always fall into a dream,which i am still with you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诚意好短小

好惨!好惨啊啊啊被十大酷刑虐到死了!ToT
不过比起“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的,果然还是“相思相杀空遗恨”更得我心呢...

蛮族世子坐在东宫书房里,姿势有些笨拙的捏着毛笔。东首亦置了一张书桌,后面是同样年少的下唐储君。路夫子穿着素锦长袍,正背对着两人摇头晃脑地讲解浣纱溪的题考。
吕归尘目光低垂,望着透过窗缝射入的一缕金晖,思绪又飘回了昨晚姬野拉着自己溜出宫去看羽然唱歌的情景,三个人逛遍了南淮的大街小巷,十里花红,夜风相送,一不留神便误了门禁。若不是姬野知道西墙边的侧门时常忘了锁,只怕自己现在还绞尽脑汁编纂夜不归宿的理由呢。
“本谓四十八字,但颔联与尾联各缺四字耳。据词中有减字之例,则此调殆亦可名为减字七言诗矣。”路夫子端正架子,声音从容悠长,方步踱得四平八稳。
吕归尘强迫自己收敛心神,但是老夫子讲话鲜少抑扬顿挫,所说内容自己又有七分不懂,实在难以专心去听。
“尘少主!”正在胡思乱想的吕归尘突然听到点自己名字,吓了一跳,場゚忙抬起头来,正对上夫子不悦的一对老眼。
“既然尘少主尚待斟酌,便由助恟ュ主先行作答吧”路夫子言语虽然恭敬,但语气里终是带了一丝轻视。
“花萤相映朱门外”百里道。
”嗯“,路夫子微微眯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平仄还算相符,看得出少主刚才是用心听了的。”不过“,忽地又一瞪眼,”这所对内容尽是些花前月下靡靡之音!长此以往必会消磨意志,将来要如何做我天朝诸侯的主君!“
百里缩了缩脖子,再不吭声。
大殿里一片寂静。
“不知尘少主酝酿得如何了?”夫子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啊,是,我对的是夜半呼酒无人卖”吕归尘连忙答到。
这是他刚才听了百里所作,仓促之间顺着音律填出来的,虽然不如前者内容风雅,但读起来总归是通顺上口,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错。
没想到路夫子脸色忽地变了,“这…这这…简直欺人太甚了!竟然做出此等市井下三滥的打油诗…”他双手颤抖,猛咳几下,终于大喝出声,“眼里哪还有我一分半点的师道尊严?!”
吕归尘不解地看着路夫子,看他抖得仿佛发了羊角风,花白稀疏的胡子无风自动。
“朽木不可雕!蛮夷!蛮夷啊!”路夫子的悲呼直震得大殿门窗都在响,语罢拂袖而去。
百里笑得直打跌,而吕归尘还笨拙的握着墨笔,呆呆地纳闷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太糟糕了…这样的话就只是小羊羔而不够腹了啊…[掩面]

Comment

 

To 叔:是这样吗!
To 小Ryod:拿出诚意来呀!
To 姑奶奶:谢谢!以及十大酷刑就是虐!
  • posted by coco 
  • URL 
  • 2008.11/17 14:54分 
  • [Edit]
  • [Res]

 

还有十大酷刑明明很甜!
  • posted by miniluv 
  • URL 
  • 2008.11/12 13:29分 
  • [Edit]
  • [Res]

 

原来我写的满是香艳二字嘛?!...想来觉得,也对呢!
小羊羔好甜,内心被治愈了.
  • posted by miniluv 
  • URL 
  • 2008.11/12 13:23分 
  • [Edit]
  • [Res]

 

排楼下(揍
  • posted by ryod 
  • URL 
  • 2008.11/12 08:28分 
  • [Edit]
  • [Res]

 

啊意犹未尽,因为你是m所以写出来的就是小羊羔了吧?
  • posted by 叔 
  • URL 
  • 2008.11/11 11:35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全是爱

miacoco

Author:miacoco
No dude,mocking you is more fun!

孩子的学习不能等

老梗耿于怀

互掐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