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 Bones

i always fall into a dream,which i am still with you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诚意安可仰

反正就是废啦..Orz

沉重的,金属般的低鸣在体内回荡,似乎是灵魂还没有适应物质附着般的钝滞。青阳少主挪动迟缓的双脚,两绺已经长长的头发随着他不稳的身体摆了一下, 随即被一阵寒冷的风吹起,撞散在主人胸前坚硬的护甲上,让原本的温热无暇被冬日的寒风肆虐得麻木湿冷。
大风过境,这次夹带了少许坚硬的雪花,吹打在他略感麻木的脸上,色皮革的靴子陷进积雪里,寒意又深了一层。
眼睛..那么多!死人的眼睛!吕归尘听见自己惊叫出声,实际上他只不过是在喉咙里“嗬嗬”了两下而已。扩散了的分不清白的瞳孔,只有死人的眼睛才是这个样。在铁线河战后的河滩上,河水是红的,他曾经看到无数双这样的眼睛静静地瞪向天空。
他们..愤怒吗?悲伤吗?悔恨吗?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脚落在地面上,周围的一切忽然都变了。他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只觉得头顶的天空很低,格外的。他焦急起来,好像有某些被遗忘的东西在最阴暗的角落里轻声呼唤自己,就像北陆草原上的铜头蝮蛇一样有毒,他想要逃跑,却又辨不清方向。
然后他看到了姬野,沉默的少年立在一棵秃树坚硬的浅褐色枝干上,凛冽的风迎面刮来,纯的披风在身后鼓动仿佛两只翅膀。干冷的气流牵动神经,填满四肢之间的空隙。纯白的雪瓣画着弧,划过鸦羽般的发,将他的轮廓映衬得无比鲜明。
“姬野!姬野!”吕归尘看着自己的伙伴,大声呼喊。
没有任何回答,姬野只是站在那里,点漆一般的眸子冷漠地看过来,让人觉得他看着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内心深处的灵魂。
然后他转身离去,就如同刚刚突然的出现。
“别走!”吕归尘追上去,可是姬野却越走越远,“等...”少年用力伸出手,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音。

“阿苏勒,阿苏勒!”他听到有人在叫,“姬野..是姬野!”意识在一瞬间清醒,“别走!”吕归尘用力坐起身来。
“呃,你,你做噩梦了..”床边的人吓了一跳。
“是嘛,原来是梦..”吕归尘喃喃,然后瞄到自己还牢牢抓着对方的手,脸一下子烧起来,手也像被火炭烫到一般迅速收了回来。
“阿苏勒,你刚才..”野小子欲言又止。
“啊!糟了!竟然被姬野听到自己在梦里喊他的名字”吕归尘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目光在被褥上四下游移,拼命想找出个合理的借口。
“阿苏勒,其实我一直..”
“什么?难道他也曾..”吕归尘犹豫着抬起头,不想正对上姬野幽深如古潭一般的双眸。
“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不能喝就少喝点而且明明是你和羽然打赌拼酒为什么最后总要搞到我房里来我就只有一张床每次你喝醉都要占这样很影响休息啊咱俩老是顶着一双眼圈以为息将军就不会怀疑么未免也太小看人生了吧我说!”
北陆世子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至今仍将自己那么久都未能识破寡言少语的暗恋对象朋友其实是个爆发起来很可怕的吐槽大王这一事实,当作人生最大的败笔。

明明是想写成严肃题材的呀最后竟然又..果然我的灵魂已经被KUSO彻底腐蚀掉了[趴]

Comment

 

世子你惨啊!世子你栽到了这么一个木头疙瘩手里惨啊!
我认为羽然是故意的.我很严肃.
  • posted by miniluv 
  • URL 
  • 2008.10/27 01:21分 
  • [Edit]
  • [Res]

 

诚意!满满的诚意!!v-218
是说糟糕才是我们的魂灵哟-__,-
另外息将军不仅仅是怀疑,他早就确信并坚定不移地实施着呢!
  • posted by ryod 
  • URL 
  • 2008.10/27 01:21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全是爱

miacoco

Author:miacoco
No dude,mocking you is more fun!

孩子的学习不能等

老梗耿于怀

互掐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